• <big id="hwnsa"><th id="hwnsa"></th></big>

    <nobr id="hwnsa"></nobr><mark id="hwnsa"><var id="hwnsa"><object id="hwnsa"></object></var></mark>
    <optgroup id="hwnsa"></optgroup>
    1. <tbody id="hwnsa"></tbody>

        游戲行業的至暗時刻:資本“反哺”正在失效

           8月底,由教育部會同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等八部門制定的《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正式印發。與征求意見稿相比,《實施方案》新增了對網游的限制,國家新聞出版署將實施網絡游戲總量調控,控制新增網絡游戲上網運營數量。

         
          政策縮緊已成定局,再加上游戲市場增速放緩,中國游戲產業可能要步入相當長的一段困難期。而在這個節點,史玉柱的巨人網絡首當其沖。
         
          8月10日,證監會發布公告稱,決定對巨人網絡發行股份購買資產申請方案提交并購重組委審核予以暫停,這讓史玉柱籌劃兩年收購Playtika的資本交易暫時擱淺,有業內人士指出可能是受境外投資政策收緊的影響。而與此同時,自4月份后巨人網絡市值已跌去近600億元。
         
          一次資本并購為何令巨人網絡損失慘重,這背后映射的或許是國內游戲廠商Others資本反哺游戲的“畸形”生存之路。
         
          市值蒸發,資本運作這一劑“良藥”已經過期
         
          史玉柱是個資本老手,近幾年巨人網絡的起起伏伏也大多與此有關。
         
          2015年11月11日,巨人網絡借殼世紀游輪復牌后,連續20個交易日天天漲停,股價從31.69元一路飆漲至212.94元,暴漲572%,成為回歸A股的一個奇跡。直到次年5月,世紀游輪最終確定的發行價格較原定增底價高出了217.78%,募集資金總額近50億元。在當時國內整個資本市場急轉直下的情況下,世紀游輪高達千億的市值飆升,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史玉柱嫻熟的資產操作和資本“朋友圈”的強大。
         
          不過正是因前期股價飛漲、市盈率偏高,巨人網絡此后的股價出現明顯波動,史玉柱也正式開辟了公司資本并購帶動股價和業績的“路線”。僅僅是借殼成功后的2016年上半年,據財報披露,報告期內完成的投資多達19起,涉及資金2.33億元,而且回顧該公司近兩年來的股價增長點,幾乎都和大型投資或并購事件有關。
         
          比如導致今年上半年市值蒸發的并購標的Playtika,早在2016年10月份巨人網絡就已經確定成立財團,以高達305億的價格全資收購,當時參與者包括馬云、柳傳志以及泛海資本等13位機構法人,大部分成員正來自頗為神秘的“泰山會”。只可惜路遇監管阻截,直至現在重啟又被暫停,巨人網絡的市值已從峰值跌去了千億。
         
          當然,游戲公司通過資本運作為游戲主體注資或完成產業布局的不在少數,但是它們都和巨人網絡陷入了相似的困局,這難道是偶然嗎?
         
          前幾日,三七互娛宣布,將以91%的折扣繼續掛牌出售公司持有的順榮汽車100%股權,一旦剝離汽配業務,加上吳緒順家族的大量減持,三年時間三七互娛總算是完成“借殼上市”的大業。這次金蟬脫殼的戲碼也給雙方帶來了資本收益,從2014年上市之初的42億元漲至目前市值433億,三七互娛可謂是增速斐然,而這背后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買買買”模式。
         
          上市后兩年時間,三七互娛已經投資并購了20余家游戲、影視、科技公司,其中僅僅2016年8月就宣布擬收購墨鹍科技、智銘網絡、中匯影視三家公司股權。
         
          連續不斷的業務重組,幫助三七互娛打通了影游聯動的游戲產業鏈,這一商業模式也給公司帶來了估值和業績的攀上,只是今年股價卻遭遇攔腰斷折。2018年年初,三七互娛股價為20.19元/股,而目前是10.99元/股的價格。
         
          與此同時,昆侖萬維發布2018上半年財報,游戲業務收入6.53億元,同比下降22.15%,而投資收益暴漲了30倍。這和周亞輝背后巨大的投資版圖脫不開關系,僅靠減持趣店股權就套現收益5.74億元,除了趣店,昆侖萬維投資的映客、Opera也在今年分別赴港、赴美上市。
         
          然而隨著周亞輝個人身價的增長,昆侖萬維的股價卻下跌嚴重,發布年中財報后的24日盤中閃崩,以9.97%的跌幅,收于14.81元/股。
         
          監管收緊、增長放緩,游戲股市固然一片“哀鳴”,但是巨人網絡、昆侖萬維等以游戲起家的公司,增長刺激往往靠的不是游戲爆款,而是頻繁的資本運作或投資收益,這種模式本質上才是這類游戲公司潛藏的一大危機。如今這一危機在不利的環境下愈加放大。
         
          資本“反哺”之下,游戲公司的血統已不純正
         
          在投資層面上,史玉柱一直被外界稱為高級賭徒,而周亞輝“師承”陳一舟后則成了玩轉資本的一位成功學徒,相較而言,李逸飛或許只能算初出茅廬的投資人。不過從游戲市場的角度看,當他們把自身的投資風格置于一個游戲公司的戰略發展,究竟是游戲主體充當了投資人豪賭的賭注,還是投資利益支撐了游戲公司的增長?
         
          業內普遍的說法傾向于后者,并稱之為對自有資金的最大化利用。一方面,通過現有資本進行并購,以此增強企業在內容、發行等方面的布局,另一方面則是通過投資企業獲取更大的利潤,形成良性循環。簡單來講,就是資本“反哺”游戲。
         
          以昆侖萬維為例,2018年上半年財報中,公司將“以投資為主營業務的子公司處置投資產生的投資收益作為經常損益進行了列示”。其中子公司昆侖集團有限公司實現營收1.78億,凈利潤為2.37億元,不過這幾乎來自出售趣店股權產生的2.52億元,而且這在上半年5.63億元的整體凈利潤中也占了很大比重。
         
          對于昆侖萬維是否為投資公司的質疑,周亞輝只能說“我不喜歡聊投資,也不想總在想投資”。
         
          當然質疑的不只是公司性質的“變化”,更關鍵的是投資效果,如果說支持游戲產品的研發、推廣是資本運作的最終目的,那史玉柱、周亞輝等人的投資不可不謂之失敗。
         
          其一,巨人網絡長達十多年的運營,支撐其業績的依舊是《征途》和《球球大作戰》,此后無論是自研還是代理,巨人網絡不僅沒有找到任何一款可取代《征途》的產品,而且在國內游戲爆款產出上幾乎算是貢獻為零。其二,昆侖萬維目前收入的主要貢獻來源閑徠互娛,實為周亞輝收購而來,而其自研的游戲產品都反響不大,又因閑徠互娛用戶群體為三至六線城鎮居民,所以實際上一直難以被主流玩家認可。
         
          其三,三七互娛近來雖游戲業務增長較快,依靠《永恒紀元》、《大天使之劍》、《傳奇霸業》在頁游、手游占得一席之地,但是李逸飛大規模擴張的目的在于建立影游聯動的產業鏈,可三七互娛推出的IP游戲遠沒有達到市場預期。比如《瑯琊榜》、《尋秦記》、《特工皇妃楚喬傳》皆稱不上爆款。
         
          所以,資本運作并沒有換來精品游戲的產出,而一個游戲公司如果沒有正常的產品更迭或生命周期較長的爆款作為業績支撐,如何作為游戲公司在市場競爭中生存?由此想來,史玉柱把巨人網絡定性為“一家綜合性互聯網企業”,反而極富遠見。
         
          游戲公司紛紛轉型,第二條路能否走得通?
         
          當騰訊、網易兩大廠在游戲市場越發強勢,所謂“其它”游戲公司都一致地開啟了轉型之路,只是與其說是轉型,還不如說是尋找游戲之外的第二條路。
         
          2016年初史玉柱兜兜轉轉再次回歸巨人網絡,面對剛剛借殼成功即成為妖股的世紀游輪,他的心思似乎不再著眼于游戲,很快便確立了互聯網金融、互聯網醫療和主營游戲業務并行不悖的改造方向。據巨人網絡今年上半年報顯示,互聯網金融業務在上半年取得營業收入6.38億元,占據上市公司整體營收的31.91%。
         
          也是在同一年,昆侖萬維投資了約20家公司,投資活動現金流出再創新高,達到34.40億。其中周亞輝斥資9300萬美元投資的Grindr,在2016年4月納入合并報表范圍,自此后,投資收益已然成了昆侖萬維的主營業務之一。
         
          與史玉柱、周亞輝跳出游戲范疇為公司尋找第二條路不同,完美世界、三七互娛等公司更傾向于在影游聯動的想象下,開發出一條既能配合游戲、又能撐起公司盈利的新業務線。以完美世界為例,根據其發布的2018上半年報顯示,影視收入達到近10.04億元,同比增加93.85%,在完美世界的整體收入占比也從此前的14.43%增加至27.38%。
         
          目前播出且反響比較好的《最美的青春》和《香蜜沉沉燼如霜》,都是由完美世界出品,而其參與投資的《至暗時刻》《魅影縫匠》等影片,在今年奧斯卡9項大獎中取得了14項提名,可以說完美世界的影視業務表現不俗。
         
          游戲公司跨界早已成為業內共識,而從零開始就不得不依賴頻繁的資本并購或投資,這也是資本操作存在的另一個商業價值,只是這第二條路合不合適卻得另說。尤其是國內政策和市場環境的變化,使得資本手腕搭建的新業務體系難免有些不穩。
         
          巨人網絡插手互聯網金融,沒曾想今年路遇P2P暴雷。今年上半年,旺金金融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6.38億元和2475.64萬元,同比下滑了9.63%和83.97%,按照2018年扣非后歸母凈利潤不低于4.5億元的承諾來看,上半年業績明顯據此目標較遠。互聯網金融今后何去何從,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監管力度,而與此同樣受到政策牽制的還有昆侖萬維。
         
          當稅務征管機構要對風投自然人有限合伙人加稅的消息甚囂塵上,依賴投資收益提升公司業績的昆侖萬維將首當其沖,想必屆時也會是整個風投行業的艱難時刻。
         
          至于完美世界,盡管影視業務別開生面,但其爆款游戲的推出依舊改變不了嚴重依靠代理Valve開發產品的現狀,而且IP化的影視作品和游戲產品幾乎沒有出現過雙豐收的先例。影游聯動看似是可行的方向,卻始終受限于雙方的打通,這于騰訊、網易也是如此。
         
          騰訊的投資布局導致其帶上了“沒有夢想”的帽子,而游戲其它廠商進行資本運作更多的是基于生存需求,可是隨著資本和游戲之間逐漸失衡,公司本身可能也會反受其害。
         
          游戲產業的至暗時刻可能已經來臨。
        分享到:

        評論

        發表評論

        登錄名   密碼 (游客無須輸入密碼)
        驗證碼  
        金牌企業博客

        有問題,請聯系我們

        新曾道内部玄机图B
      1. <big id="hwnsa"><th id="hwnsa"></th></big>

        <nobr id="hwnsa"></nobr><mark id="hwnsa"><var id="hwnsa"><object id="hwnsa"></object></var></mark>
        <optgroup id="hwnsa"></optgroup>
        1. <tbody id="hwnsa"></tbody>

          1. <big id="hwnsa"><th id="hwnsa"></th></big>

            <nobr id="hwnsa"></nobr><mark id="hwnsa"><var id="hwnsa"><object id="hwnsa"></object></var></mark>
            <optgroup id="hwnsa"></optgroup>
            1. <tbody id="hwnsa"></tbody>